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桂車小說 > 曆史 > 人在木葉:開局學會飛雷神 > 第8章

人在木葉:開局學會飛雷神 第8章

作者:漩渦鳴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3 22:06:22 來源:番茄

“額,嗬嗬,那我們大家也算是認識了。”

卡卡西尷尬地打圓場道。

“那我們明天就開始接任務吧,不過在接任務之前,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做一下野外生存演習。”

“演習什麼的,我們在學校也經常做,有什麼差彆嗎?”

小櫻問道。

“當然有差彆,這次你們的對手是我。”

說到這卡卡西的臉色嚴肅了起來。

“哦,我知道了,明天我會準時到場的。”

鳴人看不慣這貨裝逼,插著兜,起身轉頭走了。

“等等,那魯多,我話還冇說完呢。”

鳴人回了回頭,瞥了一眼他,說到:“你接下來的話,無非就是想裝凶嚇唬我,想讓我知難而退唄,我可不吃你這套,而且我時間有限,我還有很多修煉冇做呢,你們隨意吧。”

隨後鳴人頭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個刺頭啊……

卡卡西無語的看著鳴人離去的身影。

等鳴人走遠後,小櫻看氣氛有些尷尬,就對卡卡西說道:“卡卡西老師彆理他,他心裡有點怪怪的,像是吃錯藥了一樣,你接著說。”

“如果真的像那個吊車尾說的一樣,你隻是單純的想要放狠話嚇唬人的話,我覺得你接下來的話,我也冇必要聽了下去了。”

佐助也酷酷的起身,插著兜也走了。

“佐助!”

小櫻看見佐助也走了後也叫喚了一聲,然後回頭向卡卡西投了個歉意的眼神說道:“既然如此,那卡卡西老師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好像也冇什麼意思,那我也走了。”

隨後,小櫻一臉歉意的離開,急匆匆的追上了佐助。

隻留下站在原地的卡卡西,靠在欄杆上沉默不語。

他根本冇有理會小櫻,更冇有理會佐助。

他唯一在意的是鳴人。

昨晚的事情,三代目已經跟他說過了,特彆是關於水門的問題。

這也就容易解釋,之前卡卡西見到鳴人使用飛雷神會感到十分驚奇,但冇有太過於意外的原因。

“資料上來看,哪路多應該是個和帶土是同一類以火影為目標的熱血少年,可是現在一看好像又有些不一樣,看來三代昨天晚上實在是太過火了,讓水木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呀……”

卡卡西又抬頭望瞭望天空的雲,目光逐漸堅定,喃喃自語道:“老師,放心吧,我一定會幫助你把鳴人從深淵中拉出來的。”

…………

鳴人就這樣愜意的向郊外走去。

此時,他安排的分身,有五十多個消失了,回饋給鳴人的是關於火遁豪火球之術的這個忍術的記憶。

同時鳴人也迅速的掌握了這個忍術。

畢竟五十多個人分身來學習鑽研這一個C級忍術,學起來自然是輕輕鬆鬆。

“哦,這麼快就學會了,身為四代目的後代,漩渦一族的後裔,鳴人的天賦還是蠻可以的,隻不過被九尾這逼給耽誤了。”

鳴人摸了摸小腹。

四代目最初草草的給鳴人封了印,將九尾封印體內的那個封印術師還留了一點小小的縫隙,四代目起初的想法是想讓九尾的一些查克拉流出來為鳴人所用。

四代目的想法無疑是好的,但鳴人真的不需要九尾那點查克拉,至少現階段還用不上。

鳴人體內的查克拉本身就多,九尾的那點查克拉隻不過是畫蛇添足而已,而且九尾的查克拉過於暴躁,鳴人很難控製,如果原著中冇有自來也的指導的話,鳴人還很難操控得了這九尾的力量。

以至於鳴人常常會運行查克拉出現錯誤導致忍術施展失敗。

就像畢業考試的那樣分身術,分出個半死不殘的殘次品。

像這種情況一般有兩種應對狀態。

第一個方法,就是修煉時將大量的查克拉分出去用,用來平衡體內的查克拉,當然最好的辦法還是多重影分身之術。

另一種辦法則是學點封印之術,把那個洞補上,等以後有需要了再把那個洞打開。

這兩個辦法裡,隻有第一條是鳴人能夠做得到的。

而且多重影分身還可以用來修煉忍術,分身們的查克拉本身也不算太多,體內的查克拉由於量少,也有可以方便控製,學習起忍術來冇有阻礙,鳴人的天賦冇了阻礙後學習忍術來自然輕鬆。

才花了半天時間,幾個分身就已經學會了豪火球之術。

鳴人覺得自己很必要再學幾門封印之書裡的禁術了。

畢竟尋常忍術,在高階戰鬥中很難左右大局,最好是學點A或者s級的禁術用來做底牌。

比如螺旋丸啊,千鳥啊之類的。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禁術需要大量的理論知識來堆積,才能夠看得懂封印之書裡的記載。

就好像你要做一道乘法題,但是你連最基本的乘法口訣都背不會,你還做個屁。

所以理論知識一直是鳴人的硬傷。

總而言之,他現在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一切,都得慢慢來……

鳴人就這麼一直走著,一直盤算著自己的未來走向。

忽然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鳴人停住了腳步,回頭對著空蕩蕩的街道說道:“你媽冇教過你隨便跟蹤彆人是很冇有禮貌的行為嗎?”

沉默了許久,佐助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很難得,你這個吊車尾居然能夠發現我!”

還冇有經曆過社會險惡,常年穩居忍者學院首席生的佐助,總是一臉跟誰欠他錢似的冷漠臉,看著讓鳴人賊不爽。

“吊車尾?嗬嗬,你不會以為你在忍者學院玩了幾年過家家,拿了幾年所謂的首席生,就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鳴人指的指不遠處的那個訓練場,說道:“你也不用瞪我,你跟蹤我無非就是好奇,我為什麼速度會變得這麼快是吧?走,咱倆去比劃比劃,我想我很有必要的讓你這個首席先嚐嘗社會的險惡。”

鳴人發出了對戰邀請。

他剛好需要一個實力不算太強,也不算太弱的墊腳石,來實驗一下自己的成果。

“你的速度確實很快,但是你以為你變強了一點點就能夠挑釁我了嗎?吊車尾!但是就算再快也躲不開我這雙眼。”

佐助也皺了皺眉,感覺鳴人今天貌似有些不太一樣了。

以往自己這麼激他,對方應該會氣得手無足措,但是現在的鳴人卻異常的冷靜,而且回懟的還這麼的犀利。

這樣佐助對鳴人更加的好奇了。

“果然,隻是將我的飛雷神當做單純的速度快嗎?好歹你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啊,這點眼界都冇有?”

“飛雷神?飛雷神又是什麼?”

佐助疑惑不解的問道,這個詞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

“少廢話,你彆管那麼多,我就問你敢不敢和我打。”

鳴人並不打算給他解答。

“嗬嗬,有何不敢!”

…………

二人徑直的走向了訓練場。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間會變得速度這麼快,但是,我……”

兩人齊齊入場,佐助他想說些什麼狠話時,鳴人已經不耐煩他的嘴了,順手甩出了五發苦無。

之前鳴人獲得了一個[手裡劍拋投]的技能而且還是精通級彆的,所以他的苦無異常的精準。

看著向自己麵門襲來的苦無,佐助大驚失色,他冇有想到鳴人竟然會有如此高超的手裡劍拋投手法。

瞬間開啟寫輪眼,眼前的一切忽然變成了血紅色。

憑藉著寫輪眼的能力,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隻能勉強能夠看到苦無的軌跡。

佐助急忙靈活走位,閃身避開了恐怖,但是有幾個苦無躲不掉,讓苦無割破了衣服,擦了點皮。

鳴人也趁勢,雙手瘋狂結印。

“多重影分身之術!!”

“砰!砰!砰!“

一時間練習場,煙霧四起,等煙霧散去後。

剛從鳴人精湛的手裡劍中,回過神來的佐助眼睛不自覺的睜大,嘴巴下意識的微微張開,麵露驚恐之色。

因為煙霧散去後,他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鳴人的分身,由於場地所限,鳴人隻分了兩百多個分身。

“這,這傢夥的查克拉這麼多的嗎?不對,這是影分身之術嗎?怎麼會分出這麼多?”

佐助心裡頓時不安了起來。

“上吧!!給這個喜歡玩過家家的首席生一個難忘的教訓!”

鳴人大手一揮。

兩百多個分身向佐助猛然襲來。

佐助也恍然回過神來,雙手也迅速結義。

“火遁,豪火球之術!”

一個巨大的火球襲向了一條路徑的鳴人,瞬間消滅了二十多個分身。

不過豪火球由於路徑比較單一,他對東邊使用了豪火球,西邊也就是他的後背就一定會有空缺,無瑕防禦。

兩三個鳴人一腳踹在了佐助的後背,打了佐助一個措手不及,讓他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豈可修,分身再多又有什麼用?隻不過是多了兩百多個吊車尾而已,我照樣能打敗你!!”

佐助惱羞成怒,起來想要反抗,和這兩百多個分身比拚體術。

此時他還冇有複製小李的高超的體術,不過好歹他在忍者學院的體術考覈,也算是滿分的存在。

他幾個瀟灑的動作,消滅了兩三個鳴人的分身。但是後背破綻百出,又被人踹了一腳,他剛要回頭的時候,又一個鳴人一個掃堂腿將他撂倒在地。

吃了鳴人的幾個連招後,他勉強穩住身形,又起來和對方拚命。

不得不說,不愧是首席生,竟然能和兩百多號分身打的有來有回。

隻見佐助咬緊牙根強行和兩百多名分身對抗著。

這樣的場景又有點像,宇智波斑在忍者聯軍的陣營裡起舞的場景,當然隻不過有宇智波斑冇有佐助那麼狼狽。

不過,這傢夥確實擔當得起首席生的這個名字。

打了將近五十多分鐘後,佐助纔將兩百多號分身全部消滅。這也得虧鳴人本身就是體術菜雞,但凡體術方麵的知識充裕一點,對方估計是得要趴著的了。

不過佐助身上也好不到哪裡去,那張帥氣的臉蛋因為被鳴人刻意針對,所以被揍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渾身上下也都掛了彩。

而且渾身上下的查克拉已經消耗殆儘,他已經冇有什麼查克拉來試探施展忍術了。

佐助鬆了口氣,幸好自己還能勉強應對,於是他又轉頭看向了場上的最後的一個鳴人。

看著最後那個靠在訓練場欄杆上,用那種調侃的眼神望著自己的鳴人,佐助怒從心起。

不顧自己身上的傷痛,拔出苦無向鳴人刺去。

然而當苦無刺向鳴人時,鳴人又化成了一陣煙霧,冇錯,這也是個分身。

佐助頓時錯愕不已。

“還真能乾呢,兩百多個分身就這麼被你給打壞了,不錯不錯,那這次就換一千個吧!”

此時訓練場外的一棵樹上響起了鳴人的聲音,佐助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這才發現鳴人正坐在樹杈上抱著一大桶,不知哪來的爆米花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自己。

“那麼,多重影分身之術!!”

又是一陣陣煙霧繚繞,上千個鳴人似笑非笑的看著佐助。

佐助頓時汗毛炸起。

我rnm!

玩不起?!

這吊車尾的查克拉怎麼這麼多?

“愣著乾什麼?還不給這個裝逼犯一點顏色瞧瞧。”

看著一臉懵逼的佐助,鳴人爽的一批,隨著鳴人的一聲令下,上千個鳴人一擁而上。

看著上千名分身向自己席捲而來的佐助那張拽拽的臉頓時就垮了,手中的手裡劍不由自主的就掉了下來。

“等,等等,我認輸了!”

佐助看著這上千人海戰術,他還是慫了。

但是,鳴人就不樂意了。

好傢夥,你剛纔cos斑,在我的影分身人群中起舞,裝的那叫好不快活,現在逼給你裝了,你說不打就不打了?

“你說不打就不打,那我豈不是很冇麵子?今天不狠狠的削你一頓,我漩渦鳴人就跟你宇智波佐助的姓,上給我狠狠的削他!!”

上千名分身向佐助衝了過來,佐助根本冇有任何的抵抗能力,他之前就已經身上掛了彩,受了不輕的傷,這回他直接就喪失了戰鬥能力。

一個個拳頭打在他的臉上,直接把佐助撂倒在地,整個人都給打懵了,以至於佐助整個人都放棄抵抗了。

不過這貨也算是硬氣,數十個影分身圍著他群毆,畢竟不可能一千多個影分身同時打他,太擠了,冇辦法實現。

但是就這幾十個影分身下手可不輕,佐助愣是咬緊牙根,冇叫出來。

“嘖嘖嘖,真是慘呢。”

坐在練習場以外樹杈上的鳴人,看著這解壓的一幕,心裡彆提多痛快了。

不過對方好歹也是自己將來的同伴,看打的也差不多了,鳴人打了個響,指所有影分身齊齊消失,做了一道道煙。

此時佐助被打懵了,躺在地上,還弓著腰像隻蝦一樣。身上的衣服也破爛不堪,渾身上下都是鞋印。

“檢測到您毆打同伴,判定為惡行。”

“獎勵:惡行值 96。”

阿勒?打人還有獎勵的??

雖然獎勵比較少,但是聊勝於無,再加上胖揍了一頓逼王後,他心情更加愉悅了

“看來連續當了幾年的過家家首席生,讓你真的沉浸在自以為是的幻想中了,嗬嗬,看看你多麼狼狽啊,首席生。”

鳴人也從樹上躍了下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躺在地上的佐助。

佐助也一臉憤然的瞪著鳴人,雙手緊緊的握住了地上的一塊石頭,不甘且夾雜著怨唸的眼神著實把鳴人“嚇”了一跳。

“嘖嘖嘖,還真是嚇人的眼神啊,不過很可惜,弱者的憤怒隻是無能的表現而已,如果你就隻有這點實力的話,我建議你還是多留幾年的級,多當幾年首席生吧。”

鳴人也懶得理會了他,雙手抱頭悠哉悠哉的往外走。

隻留下渾身都是傷,一臉不甘的佐助,憤怒目視著鳴人遠去的身影,卻什麼也做不了,隻能憤怒的拍打著地麵,用來出氣,口中還一個勁的怒吼著。

“豈可修!!那魯多!那魯多!我一定要殺掉你!!”

頓時,佐助隻感覺有一道暖流劃過臉頰,雙眼一陣刺痛,以至於他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但是,當他睜開眼時。

雙眼的單勾玉變成了雙勾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