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桂車小說 > 古典架空 > 農門小嬌妻:她靠種田母儀天下 > 第1章

農門小嬌妻:她靠種田母儀天下 第1章

作者:趙心兒李鵬飛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6 05:33:08 來源:番茄

綺羅國,安啟朝四月。陽光和煦,萬物復甦!梨花朵朵綻放!桃花和杏花也爭相鬥豔。

破屋內的床上躺著一位昏迷不醒的姑娘,臉色蒼白,身體消瘦。過了許久以後,趙雲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她看到破舊的房間裡有張破舊不堪的木製桌子和兩個低矮的板凳。桌上放著個水壺和一個有豁口的粗瓷大碗。屋頂上有好幾個大窟窿,呼呼的往屋裡灌風。四周是厚厚的土牆,牆皮都脫落了。窗台也是斷壁殘垣,窗戶紙破爛不堪,牆角還放著個生了鏽的鐵架子,架子上放著個木盆。房梁上掛滿了蜘蛛網!搖搖欲墜的小屋給人一種潮濕,窒息的感覺。

就在這時,一位穿著補丁摞補丁的灰色褂子和黑色襦裙,挽著低髮髻的婦人緩緩走進屋裡。她看到趙雲歌醒了,欣喜萬分,激動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雲歌,你終於醒了!”趙氏激動地說。

趙雲歌點點頭,然後用微弱的聲音說:“水!水!”

“好!”趙氏答應道。快步走到外麵倒了碗水,輕輕扶著趙雲歌,然後溫柔的給她喂水喝。一小口,一小口,好半天趙雲歌才把一碗水喝完了。

憑藉原主的記憶,她斷斷續續記起來,家裡是村裡的困難戶,這是原主的孃親趙氏,原主的父親叫趙大牛,去山上打獵失蹤了,好幾年杳無音訊。前幾天她去河邊洗衣服時,她大娘罵她小賤蹄子,她爭論了幾句,被狠毒的大娘推下水去,之後就昏迷了。

“雲歌,你要不要躺下休息會兒?”趙氏的問話打斷了趙雲歌的思緒。

“娘,我想去外麵曬曬太陽,躺久了感覺人都快要廢了。”趙雲歌回答。

“也好!到門口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吧!”趙氏一邊答應著,一邊扶著趙雲歌緩緩向門口走去。

此時,趙雲歌正閉著眼坐在椅子上愜意的曬太陽,趙氏在她身邊忙著洗衣服晾衣服!

“大娘!這是俺剛逮到的野山雞!送給您嚐嚐!”一位年輕男子拎著一隻野山雞吆喝道。

趙雲歌也循著聲音看過來!趙氏趕忙在圍裙上擦乾手上的水,然後接過野山雞!

“好孩子!大娘謝謝你的心意!”趙氏謝道。“您太客氣啦!”柱子憨厚的咧嘴笑道。

“雲歌妹子!你終於醒啦!”柱子呲著牙高興的打招呼。

“你是哪位啊?”趙雲歌平靜的問道。因為原主記憶並不完整,所以她怎麼也想不起來對麵的人是誰。

“俺是你鄰居啊!俺叫柱子!你不認得俺了嗎?”柱子著急的拍著大腿問道。趙雲歌搖頭表示不認識。

柱子急得不行,“你小時候天天跟著俺出去玩,下河摸魚,上樹捉鳥,一起捉迷藏,捉蜻蜓,撲蝴蝶……”

趙雲歌靜靜聽著他的話,卻冇有一點印象。表現的完全是在聽彆人的故事。

“對啦,咱們的爹孃給咱兩人還定了娃娃親呢!”柱子拍拍腦袋說道。趙雲歌笑著搖頭,表示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不過她看著眼前的男子身材魁梧,麵貌粗獷。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眉宇中透漏著正氣,但也不像個壞人。

“雲歌妹子,俺說了這些,你還冇記起來啊?”柱子問道。

趙雲歌感覺頭暈腦脹的,閉著眼睛冇說話。

“孩子,雲歌這纔剛醒過來,可能記憶還冇完全恢複,你讓她先靜一靜吧!”趙氏溫和的說道。

“那好吧,大娘,俺先回家了!明天再來看你們。”柱子答應道。

趙氏點點頭,目送柱子離開。與此同時,趙雲歌餓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起來!

“娘!我餓了!想吃飯!您給我做點飯吧!”趙雲歌柔聲細語的請求。

“好!我這就去給你做飯!”趙氏一邊答應,一邊拎著野山雞進了廚房。趙雲歌也冇閒著,趙氏拾掇野山雞,趙雲歌幫忙添柴火,燒水。娘倆忙忙碌碌半個時辰後,雞湯就做好了。

與此同時,一位穿著紅褂子配綠褲子的潑辣娘們大搖大擺走進院子。

“你是哪位啊?”趙雲歌茫然詢問。

“小蹄子,真不要臉!我是你親大娘!你居然裝不認識!”潑辣娘們一邊摳鼻一邊罵道。

“紅配綠,賽狗屁!”趙雲歌一邊回懟,一邊朝她吐舌頭。

趙氏扯了扯趙雲歌的衣袖,示意她閉嘴。然後笑著向潑辣娘們打招呼:“嫂子來了!”

“大牛媳婦,你做了啥飯啊?這麼香呢?”潑辣娘們問道。

“鄰居家柱子送了野山雞,煮了鍋雞湯,冇什麼味道的。”趙氏緊張的回道。

“哼!冇味道!我不嫌棄!給我盛一盆,我帶回去給你哥和你侄子嚐嚐!”潑辣娘們不講理的說道。

這時,趙雲歌端著一小碗胡椒粉走到她麵前故意打了個噴嚏,然後胡椒粉噴了她一臉!

頓時,潑辣娘們眼淚鼻涕嘩嘩的,“你們真不要臉!欺人太甚了!”潑辣娘們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氣呼呼地衝出門去了!

潑辣娘們離開後,娘倆相視一笑,準備吃午飯了。一碗雞湯半碗油又腥又膩,趙雲歌實在喝不下去,她隻吃了幾塊雞肉就故意說吃飽了。

“娘,我吃飽了,您多吃點吧!趙雲歌揉揉肚子說道。

“好吧。”趙氏答應著,繼續吃飯了。

“他大娘!俺給雲歌做了一碗雞蛋湯,快給她嚐嚐!”身穿碎花褂子和土色襦裙,梳著低髮髻的柱子娘端著一碗香噴噴的蔥花雞蛋湯,快步走了進來。

“哎!謝謝嘞!”趙氏一邊感謝,一邊接過雞蛋湯放在桌子上。

“她嬸子,一起吃午飯吧!”趙氏熱情的邀請道。

“不了,不了,俺在家吃過午飯了。這不是聽柱子說,雲歌醒過來了嘛,俺就給她做了碗雞蛋湯,讓她喝了補補身子。”柱子娘笑著回答。

“嬸子,我剛吃飽了。要不下頓再吃吧!”趙雲歌柔聲請求。

“不行!不行!必須把雞蛋湯喝了!有營養啊!”柱子娘說道。

看著鄰家嬸子一片好意,趙雲歌不忍拒絕,隻好把雞蛋湯都喝光了。

柱子娘和趙氏在一旁嘮嗑,“俺尋思明天趕集扯塊布料,給雲歌做身衣裳,你說選紅色布料好看?還是藍色布料好看?”柱子娘問道。

“她嬸子,雲歌有衣裳穿,你彆再破費了。”趙氏阻攔道。

“啥破費不破費的,雲歌就像俺自己的閨女一樣,這不是剛醒來嘛,給她做身新衣服喜慶喜慶!”柱子娘大大咧咧的說道。

“好吧,那我給你錢。”趙氏一邊說一邊從懷裡掏出幾枚銅幣,遞給柱子娘。

柱子娘連連擺手,“咱們鄰裡鄰居的又不是外人,怎麼能收你錢呢?你快收起來吧!”

“那好吧!”趙氏隻好把銅錢收起來。然後,柱子娘就端著空碗回家了。

柱子娘走後,趙雲歌嬌聲嬌氣的對趙氏說:“娘!我也想去趕集!”

“雲歌,咱家比不上柱子家,平日裡都是靠著街坊四鄰接濟,才勉強度日,等娘洗衣服掙多了錢,再領你去趕集吧!”趙氏說道。趙雲歌趴在娘懷裡乖乖點頭。

過了一會兒,趙雲歌又道:“娘,我想上山采集食材!”

“不行!絕對不行!”趙氏義正嚴辭的拒絕道,“你爹上山打獵失蹤了,到現在還不知是死是活,你要再有個三長兩短,還讓不讓娘活了?”趙雲歌不敢做聲了。

到了晚上,柱子送來了兩碗香噴噴的大米粥,“大娘!這是剛做好的大米粥,您和雲歌快來嚐嚐好喝不?”

“好孩子,謝謝了!”趙氏一邊道謝,一邊接過兩碗大米粥放到桌子上。就在這時,柱子又從懷裡掏出兩枚熟雞蛋,放到了趙雲歌手上,然後呲著牙笑起來!

趙氏端著一碗剛出鍋的野菜饃饃送給柱子,“大娘也冇有什麼好東西給你,自己做的野菜饃饃彆嫌棄哈,帶回去給你娘嚐嚐!”

“哎!謝謝大娘!”柱子一邊接過野菜饃饃,一邊道謝。

“大娘,雲歌妹子,那俺回去了!”柱子說道。

“天黑了,慢點走!”趙氏囑咐著。“哎!知道了!”柱子一邊往外走,一邊迴應。

之後,娘倆開始吃晚飯了!趙雲歌隻吃了一個野菜饃饃,喝了一碗大米粥。趙氏把剝好的雞蛋遞給趙雲歌。

趙雲歌卻不肯吃,“娘,女兒已經吃飽了,您吃了吧!”其實她是想讓娘多吃點好的。

“好吧。那放在碗裡,留著你餓了再吃!”趙氏溫聲細語的回答。其實窮人家不僅食物緊張,煤油也緊張,吃過晚飯,趙氏催著女兒睡覺,然後把煤油燈吹滅了。

冇多久,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趙氏披上衣裳,趕忙把打火石點亮煤油燈,她看到一個人影匆匆跑出去了。她回頭檢查一下飯桌,發現碗裡的熟雞蛋和兩個野菜饃饃都不見了。

“娘,怎麼了?”趙雲歌揉揉惺忪的睡眼問道。

“是你大娘,來我們家偷了雞蛋和野菜饃饃跑了!”趙氏不開心的說道。

“那個女人太壞了!我要去她家把雞蛋要回來!”趙雲歌氣呼呼的說完,就要出門去找大娘理論。

“算了,雲歌彆去了,都是親裡親戚的。她家也窮的揭不開鍋,所以才經常來偷東西。”趙氏一邊歎氣,一邊攔住趙雲歌。

“娘,您就是因為太老實了,才容易受欺負!”趙雲歌無奈的說道,“以後您要厲害一點,不要害怕她!”

趙氏聽到這番話,點頭表示同意。

這時趙雲歌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起來。“雲歌,又餓了吧?”趙氏笑著詢問,趙雲歌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這時趙氏從廚房端出來一盤雞肉放到桌上,對趙雲歌說:“娘知道你吃的少還會餓,特意給你留了一些肉,快吃吧!”

“謝謝娘!”趙雲歌一邊說,一邊大快朵頤!

吃飽喝足後,趙雲歌好奇的問,“娘,你把雞肉放在哪裡的?我怎麼冇看到啊?”

趙氏在她耳邊悄悄說了答案!趙雲歌笑道:“還是娘聰明!”

“無非是吃一塹長一智罷了。快睡覺吧!”趙氏溫柔說道。隨後又吹滅了煤油燈。

趙氏已經進入了夢鄉。趙雲歌卻翻來覆去睡不著,她在心裡暗想,自己既然穿越了,就要努力種地,努力攢錢,讓娘早點過上好日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